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法拉城-陈法拉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法拉城
搜索
图片视频链接失效报告专帖如非特殊注明,本站内容欢迎转载,但任何公开形式转载都请注明出处。请勿无视,详情点击。法拉城Logo下载(自拍、自录视频建议打上logo)
查看: 2464|回复: 60

[原创] [改編小說]新蒲松齡     [复制链接]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26 16:14:11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    這小說是看了法拉精彩的演出後寫的
    主線是松齡與小翠間的糾纏    小弟文筆不好 請大家多多見諒
   故事由  柳心妍升天後開始


   (一)
    柳心妍一案已結,真兇自殺,蒲柏齡獲釋,眾人的生活也回復正常。松齡也順理成章繼續他那優哉游哉的人生。
 房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。
  「二少爺!二少爺!」是常滿那氣急敗壞的聲音。
  「怎麼啦?」松齡也見慣不怪。
  「糟了!高捕頭又跟總爺鬧番啦。」
  「唉!老天爺何時才可以還我一個懶洋洋的下午?」

 松齡趕到客棧,只見四周都是一番龍爭虎鬥後留下的混亂痕跡。
  「哎!二少爺,你終於趕到啦?」高大娘看來有點不滿。
  「孖吉呢?」
 她請松齡坐下,給他倒了杯花茶。
  「回衙門了。」高大娘喝了一少口茶,嘆了一大口氣,說:「唉!自從魏沖來到濟南,殘害百姓,孖吉就變得有點兒衝動,就好像方才的事,只是一兩個魏沖的手下不肯付錢而已,孖吉竟跟他們大打出手,還驚動了魏沖。我怕孖吉會因此惹禍上身啊!」
  「大娘妳也不用太擔心,孖吉在衙門有自己的兄弟,加上他武功高強,沒有人可以傷害他的!」松齡又何嘗不知世途險惡,但他只能這樣來安慰高大娘。
  「算了算了,說點開心的事。」大娘開始展露笑容:「你有留意到嗎?」
  「哈哈,妳是說心如姑娘的事嗎?」
  「不愧為二少爺,我看得出孖吉對她有意思,只是孖吉為人戇直,不懂表達自己心意….」
  「妳言下之意,是想我去幫他一把吧?」
   大娘笑而不答。
  「不留下吃頓便飯嗎?」正當松齡要拂袖而別,一把溫柔的聲音叫停了他:「蒲公子,高大哥和心如姐姐很快就會回來!」不是別人,正是高喆的表妹巧兒。
 巧兒個子小小,樣子甜美,總是滿懷少女心事似的,甚得大家歡心。松齡自小與高?、巧兒長大,他們仨關係就像親兄妹一樣。
  「也罷。」松齡豪爽地答應了,反正巧兒的廚藝可算是一流。
已有 1 人评分法币 收起 理由
falafan + 250 原创奖励

总评分: 法币 + 25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26 18:24:09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  (二) 
   美食當前,令人垂涎三尺,但松齡並沒有忘記他有更重要的任務。
  「對了!孖吉,柳姑娘在濟南人生路不熟,你可沒有悶壞人吧?」
   高?絕非愚蠢,一聽便知松齡的用意,臉頰也紅了大半。
  「不..哈哈..沒有..」他又開始語無倫次了,這可是他的老毛病啊!
  「對了!柳姑娘有想過留在濟南嗎?」高大娘怒盯松齡一眼,嘗試緩和這尷尬的氣氛。
  「我打算四海為家,到處贈醫施藥。」心如笑著說。
  松齡心想 : 這也難怪,柳姑娘連唯一的親人也已經仙遊,我看她也不能完      全釋懷,與其留在這傷心地,倒不如一洗過去,努力面對將來。只是柳姑娘一走,孖吉一定傷心不絕。真矛盾啊!媒婆還真難做。
「心如姐姐,倒不如你留在濟南,讓我們在客棧給妳留個位置,好讓妳可以在這裡贈醫施藥,一方面可以實現妳的願望,另一方面又可以吸引更多的客人來到客棧,兩全其美。」想不到最先開頭的竟是巧兒。
「對啊!….對啊!」孖吉好不容易從裡吐出兩隻字,其他想說的話又吞回肚皮裡。
「可是….」
「不要可是啦!乾脆留下當醫師,造福濟南吧!」高大娘乘勝追擊。
「哈哈!造福高家才對吧!」松齡悄悄地跟巧兒說。
「小心被姨媽聽到啊!」
「那好吧。」「但我要先運姐姐的屍首回鄉。」
「讓我來保護妳吧!」
「謝謝,高捕頭。」
「不不不,別這樣見外了,以後就跟巧兒叫我高大哥吧!」
 高大娘心想 : 良久沒見過孖吉這麼高興了,若幸福的日子能繼續就好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26 23:49:54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這都是放了很久的存貨  希望大家喜歡

  (三)
  夜深,街上空無一人。
  吃過飯,松齡獨個兒在走,想起了很多往事。
  三個月前,他和小翠在這裡初次邂逅。
「姑娘?」
 松齡正想抱住快要跌下的小翠,卻被一手推開。
「啊…你…嗯…」
「對了!方才不好意思,我誤會了你是賊匪的同黨。」
 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一直使松齡一直念念不忘,
「這位姑娘,」「請問妳有沒有看見一個皮影戲偶啊?」
「沒有啊!」
「咦?你不就是那晚的姑娘嗎?」
「對啊!就是本官。」
「啊?本官?哈哈!」
「本官有禮!」
「嘻。姑娘有禮!」
「小翠姑娘,不知貴姓呢?」
「吓?貴姓?很貴的嗎?」
  多麼有趣且神秘的一個小姑娘,
「三個月不見,不知妳還好嗎?」松齡滿懷感慨。
  走著回家的路,黑夜竟會如此的漫長。
 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        

  與此同時,桃花林。
「小翠啊,小翠。你又要去那啦?」令狐吉祥叫道。  
「爺爺啊,爺爺啊,人家可是要去探望蒲公子一家啊。」小翠嬌嗲地說。
「不行啊!不行啊!人間實在太危險啦,何況你又不懂人情世故,很容易墮入陷阱的說。爺爺現在要閉關修煉,妳不要再亂跑啦!」
  小翠見軟功不行,唯有使詐。
「那...那好吧!爺爺....你放心修煉吧!小翠一定不會亂走的!」
「嗯嗯。這才是我的乖孫女吧。」
   令狐吉祥又怎會看不穿小翠那些難以令人信服的小謊言,只是他疼愛小翠,不忍心看見她對人間朝思暮想,才扮作不知,讓她可以去人間遊過暢快。
 
「哈哈!爺爺居然看不出來。我真厲害啊!」小翠沾沾自喜,回望身後的桃花林,說:「再見啦爺爺!再見啦桃花林!我會好好保重的了,嘻!」「先去濟南找蒲公子吧!」說罷便用法術飛上天空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威望
5
法币
1175
最后登录
2013-1-20
注册时间
2010-7-19
帖子
824
积分
1010
UID
10846
发表于 2010-7-27 09:07:52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小翠的爷爷叫令狐吉祥?太有才了,以后还会继续关注的

点评

fala5201314  謝謝你 , 令狐吉祥不是我改的,是tvb改的  发表于 2010-7-27 12:16:54
大爱kobe,最爱fala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27 15:40:22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本帖最后由 fala5201314 于 2010-7-27 18:27 编辑

  (四)
「怎麼啦,這麼齊人,」松齡回到家中,見眾人也愁眉不展,問:「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?」
「松齡你又去那兒啦!這麼晚才回來!」蒲老爺叫道。
「爹,我可不想再跟你吵架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 松齡一直不滿他爹為鄭忠邦做事,早陣子已經吵番過幾次。
「是畫坊,畫坊出了問題。」松齡二娘說。
「大哥,到底,到底畫坊發生了什麼事?」
「今早魏沖來過畫坊,誣陷我們私藏走私貨物,又說在畫坊搜出大量賊贓,要封我們舖。」蒲柏齡道。
「那,那舅父在那?」
「被抓了。」大家神情沉重。
「該死!該死!魏沖你這小人,我早就說鄭忠邦靠不住,爹啊!他只當你是一只棋子啊。現在可好了,蒲家百年基業就毀在你手啊!」松齡無奈,道:「孖吉又不在,老天爺,到底我們可以怎樣做?」
 松齡很無助,蒲家上下也很無助。
 
「抽刀斷水水更流,舉杯消愁愁更愁。」松齡一個人坐在菜館,「店小二,再來兩埕酒。」
「噓!怎麼啦,」一把熟悉的聲音擦過耳邊。「好久不見啦!」
 松齡抬起頭,眼見一個可愛的少女,二十出頭,純真的眼神,甜甜的笑容,格外親切。「是妳嗎?小翠姑娘。」他笑了笑,卻又搖了搖頭。「蒲家出了這麼大的問題,我卻束手無策,我真沒用!我真沒用!」
 「蒲公子,不要這麼自責啦!」
 「呃?」松齡有點愕然。
 「雖然小翠什麼都不懂,但我知道蒲家上上下下也是好人,爺爺說過,好人有…有什麼呢…忘記了,不管出現什麼問題,總有辨法解決的。」
 「我爹也是好人嗎?他勾結狗官鄭忠邦,最終鑄成大錯,他這樣做還算是好人嗎?」
 「小翠認為蒲老爺這樣造是有他的苦衷,我可以肯定他是一個好人。」
 「為什麼?」
  二十七年前,蒲槃出手解救還未成仙的小白狐小翠,使她得以保命。但小翠緊記吉祥的教誨,不能告訴松齡,只能說謊。
 「沒有啦!就是直覺吧。哈哈!」這麼單純的小女孩又怎會懂說假話,只是蒲松齡早就伏在桌上呼呼大睡。「唉!你真麻煩。」小翠無奈地嘆嘆氣,叉叉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27 20:33:17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    (五)
 「不,不要傷害她。」松齡雙手緊執一把長劍,指著面前的黑衣人。
 「哼。你我之間的恩怨情仇就在今天來過了斷。」黑衣人說。
  兩人處在一個黑漆漆的洞內,對峙著。
 「先放過小翠,這事與她無關。」
 「今天誰也不能走!你們這一幫人可把我害慘了!」
 「救命啊!救我啊蒲大哥!」小翠被吊在一個裝置上,旁邊躺著幾個男女,看似已經奄奄一息。
 「蒲松齡!納命來!」黑衣人向著松齡沖來。
 「啊!!!」

 「嗯…..奇怪的夢….嗯…頭很痛啊。」松齡張開眼睛,發現自己已在自己的房間內。
 「啊..蒲公子,你醒啦?」小翠打了個哈欠,躺在牀上。
 「哇!」松齡整個人彈起。
 「怎麼啦,你昨天啊,喝得醉醺醺,是我把你抬回來的,多麼重啊。」小翠滿面委屈:「我只是太累才不小心霸著你的床啊,又不是故意的,這麼小氣,哼!」
 「唉,小翠…小翠姑娘,你是關外人,可能不懂咱們的禮法,男女授授不親,這樣男女睡在同一張床,可是會…」松齡一臉尷尬。
 「男女授授不親?對了!好像聽爺爺說過,他還說男女有別,不可以在一起。」小翠笑著說。
 「唉,給妳氣壞了。」「難怪會發這個奇怪的夢。」
 「呃?」
 「不,沒什麼。」這樣無稽的事,松齡也不想再提。
 「對了,蒲公子!昨晚你說家中出了事,到底是怎麼了?」小翠想從床上起來,卻又因為太累而躺下去。
 「說來話長。」「爹大約在十年前認識大官鄭忠邦,兩人以兄弟相稱。鄭忠邦為人奸險惡毒,又經常貪贓枉法,卻與爹稱兄道弟,你說是不是有問題?但爹竟然繼續相信他,又幫他作一些傷天害理的事,來換取一些利益。現在鄭忠邦過橋抽板,見蒲家沒利用價值就封我們畫坊,現在捉了舅父,很快就會來捉我們了。」
 「不怕,蒲家上下都是好人,我一定會幫助你們的。」 
 「怎幫?」
 「蒲公子,那你先出去。」小翠把松齡推了出房間外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威望
14
法币
3398
最后登录
2014-12-29
注册时间
2010-1-26
帖子
1817
积分
2636
UID
9668
发表于 2010-7-27 22:07:48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O(∩_∩)O哈哈~LZ的一番心意會明白~
現在沒有時間看明天看~

点评

fala5201314  謝謝你 :D  发表于 2010-7-28 17:53:20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

威望
5
法币
135
最后登录
2011-6-17
注册时间
2010-7-11
帖子
33
积分
94
UID
10685
发表于 2010-7-28 13:13:56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寫得很生動........要追看!

点评

fala5201314  多謝支持:D  发表于 2010-7-28 17:53:51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硕士

叫我 SY 吧=.="(還有, 我是男, 不是女)

Rank: 4

威望
7
法币
1603
最后登录
2019-8-14
注册时间
2010-7-5
帖子
963
积分
1297
UID
10580
发表于 2010-7-28 18:48:03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一篇只有那麼短呀, 好快看完, 又要等下一篇嚕

点评

fala5201314  久等囉 今天有事忙 遲了出  发表于 2010-7-28 19:10:24
我是香港人, 住在新西蘭, 19歲
我是男生, 不要弄錯啊

Nobody Nobody Nobody but Green~! 青見亻子
口力虫文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28 18:51:50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本帖最后由 fala5201314 于 2010-7-29 15:22 编辑

  (六)
     門開了,開門的是一個美男子,束著一條辮子,手握一把紙扇。
 「小翠?」
 「不,我是令狐公子。」小翠打開手中的扇,撥了兩撥,說:「怎麼啦?像男生嗎?」
 「哈哈,老實說,什至比我還俊悄。」
 「那就好了!我以後以男裝幫你,那就不怕什麼男女授授不親啦?我真是太聰明啦!」這位「令狐公子」故意壓低自己既嗓子說。
 「那敢問令狐公子高姓大名?」
 「令狐...... 令狐大燈!我叫令狐大燈。」小翠想了想,說。
 「噗..這名字真夠嘔心。」松齡皺一皺眉,強忍著笑,說:「令狐公子你好。」
 「嘻,蒲公子有禮。」小翠雖身穿男裝,但笑起來還是很女兒家。

 
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

 「媽,好痛啊,快點放了我!痛死啦!」 
   黑漆漆的牢房內,葉自鳴被倒吊在在一個刑具上,不斷被一些自稱為官差的人烤打。刑場旁邊坐著一個男人,面目猙獰,他手握酒杯,旁邊的人都對他恭恭敬敬似的。他對一位稍微高級的官差,輕輕地說:「表姨丈有令,先殺葉自鳴,再將盜竊的罪名全部誣害到蒲家身上。知道嗎?」
 「知道了,魏總捕頭。只是,那些賊贓….」
 「你別理太多。總之不會待薄你。」
 「遵命。」說罷,那官差便走出那陰暗的地牢。
 魏沖慢慢走向葉自嗚,自嗚暗知不妙,大叫:「魏沖,你最好安安份份,鄭大人與我家老爺是深交,你最好不要亂來,不然你也沒多少好處。」
 「哼,這件案鄭大人才是主謀,我看你們可以往那告狀。」
 「呸!我才不信。」
 「信不信由你。」魏沖從腰間拔出鐵劍。
 「幻覺而已,嚇不到我。」
 魏沖一劍插進自嗚的身體,鮮血流過不停。
 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威望
108
法币
40152
最后登录
2016-5-3
注册时间
2010-7-8
帖子
5554
积分
23079
UID
10633

打假功臣

发表于 2010-7-28 19:33:50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支持支持!!!!!!!!!!!!!

点评

fala5201314  謝謝支持  发表于 2010-7-30 12:46:29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28 23:34:21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  (七)
    松齡和小翠坐在客棧前的石階。
 「那我們現在可以怎麼做呢?」
 「我也不知道,但總不能坐以待斃。」
 「呃?什麼斃?」
 「…..」松齡瞄一瞄小翠。
   「倒不如我們去劫獄,拯救你舅父。」小翠提出。
 「咱們可不能這樣有勇無謀啊。」
 「這樣又不行,那樣又不行,那我們可以做什麼?」
 「等,」
 「吓?」小翠不解。
 「最近有傳武昌富商吳鵲一家慘遭劫匪滅門,屋內所有財物被一掃而空。恰巧舅父被冤枉,畫坊被魏沖封鎖。我認為兩件事必有關連。」松齡想了想,說出自己的推測:「吳鵲和鄭忠邦素來交惡,吳家慘案很大機會是鄭忠邦一黨造成。只是鄭吳不和,路人皆知,他這樣做實在是太明顯,所以便賊贓嫁禍予對鄭忠邦再沒有利用價值的蒲家,先封畫坊,再將吳家的財產運入去,讓事件看似是蒲家一手造成,最後再運走」
 小翠聽了松齡的解釋,好像明白了,說:「蒲公子的意思是說贓物還沒有運進畫坊?」
 松齡見小翠冰雪聰明,感到安慰,說:「沒錯!如果在畫坊被封前就把贓物運入去就實在太張揚了,如果沒估計錯誤,魏沖等人會在幾日內行動。所以我們現在做的只有等。」
 「那為什麼要他們要捉你舅父?」
 「那就不得而知了,可能為亂我們軍心,也可能有其他原因。」「我已經派常滿去找我的好友高喆回來,他可以召集衙門那幾個正義的官差來幫助我們,到時候把贓款和魏沖一併捉拿,不到他不認。倒是這樣一拖,確實苦了舅父。」
 「好吧!蒲公子,那跟蹤魏沖那班爪牙的任務就交給我吧!」
  松齡搖了搖頭說:「妳是關外人,在濟南人生路不熟。但應該有一個人可以幫我們。」
  小翠噘了噘嘴,不再理會松齡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威望
5
法币
1175
最后登录
2013-1-20
注册时间
2010-7-19
帖子
824
积分
1010
UID
10846
发表于 2010-7-28 23:39:46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以后要继续追看喽,不错

点评

fala5201314  請继续支持喔!  发表于 2010-7-30 12:46:47
大爱kobe,最爱fala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

威望
5
法币
308
最后登录
2012-5-17
注册时间
2010-7-14
帖子
54
积分
191
UID
10751
发表于 2010-7-29 02:05:31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寫得好!!!!絕對要支持追看。

点评

fala5201314  謝謝你 :D  发表于 2010-7-30 12:52:59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威望
5
法币
625
最后登录
2013-6-19
注册时间
2008-9-21
帖子
115
积分
380
UID
5232
发表于 2010-7-29 09:01:32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啊. 這個必須看啊...
最近忙,連帖子都跟不上了.
先佔個位.看完補留言.

点评

fala5201314  請支持喔!! 我是出得太快嗎?  发表于 2010-7-30 12:53:37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29 16:43:02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    (八)
   「蒲大哥!」聲音從遠處傳來。松齡抬頭一看,原來是巧兒。
 「哈哈,真巧。」松齡拉了小翠起來,說:「這位是令狐公子,是,是從關外來經商的!」
 「你好啊,令狐公子,我是松齡的青梅竹馬吳巧兒。你可以跟蒲大哥喚我巧兒!」
   「哦哦,妳好妳好。」小翠回答。
   「......」松齡在巧兒耳邊輕輕說了兩句,連小翠也聽不清楚。
   「嗯。」只見巧兒聽到後有一點錯愕,但稍微緩遲了一會兒,便急急的開跑了。 

  回望巧兒的背影,小翠笑了笑。
 「你幹嘛偷笑?」
 「你們倆是愛人嗎?我看妳和巧兒很有密契似的的!」
    「噓!你怎能這麼直接的問!」松齡用紙扇拍拍小翠的頭。
 「哈,有什麼好害羞。喜歡就是喜歡,不喜歡就是不喜歡,就是多麼簡單。」
 「別胡說啦,小翠,我只當巧兒是我的好妹妹。」
 「哎,真搞不清楚你們人類的心思。」
 「呃?」
 「不,沒什麼。」小翠急忙辯白。 
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
 
 六月,淄博大旱。農業失收,民不聊生。
 在柳家村,能逃的,早已逃光了,只剩下一些老弱婦孺。
   心如把身上大部分的乾糧和盤川都送給了村民。
「高大哥,這是上天的錯嗎?」心如眼泛淚光。這次回鄉,看到此情此貌,不禁觸境傷情。          
 「不,這都是為官的錯。」高喆摸摸那小貓的頭,餵牠吃了一小塊餅碎,可憐的小貓卻早已餓得連頭也抬不起來。他回過頭來,向心如說:「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。這一邊廂,村民連吃飯的機會也沒有,更何況吃餓。那一邊廂,那些自命清高的為官者,終日沉迷享樂,大魚大肉。賑災的款項都去哪啦?都在貪官的口袋裡!」
 高喆這樣一說,心如哭得更慘了。
「心如,妳放心,我不會讓這裡的村民枉死的。」孖吉堅決地說,然後把哭著的心如擁入懷內。
「嘶!澎!」突然傳來兩聲巨響,兩人回頭一看,只見常滿連人帶馬仆倒地下。「咳咳!」他拍拍臉上的灰塵,嚷:「高捕頭,心如姑娘,我可找得你們苦了!」
 「常滿,冷靜一點,到底發生什麼事?」
 「蒲家出事啦!魏沖要行動啦!」
 「什麼?!」高喆和心如大驚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30 00:43:17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本帖最后由 fala5201314 于 2010-7-30 00:45 编辑

    謝謝支持囉

    (九)
   「松齡,你快看看誰回來了!」蒲老爺說。 
   松齡帶著小翠回到家中,卻驚見一個不可能在家中出現的人。
    「舅父?!」
   葉自鳴面無血色,像是受了很大的打擊般似的,目光呆滯。
  「到底怎麼了?為什麼魏沖願意放了舅父?」松齡喜出望外。
  「咱們也不知道,方才舅母帶著負傷的舅父跑回來,舅父卻一言不發。」柏齡答曰。
  「唉!呆在這兒總好過被魏沖抓住。」舅母嘆了一口氣。
   但當想到蒲家可能大禍臨頭,大家又沉默起來。
  「你們也不用太擔心,我已經有全盤計畫可以解決這次的危機。」松齡胸有成竹地說:「我找了巧兒跟蹤魏沖,又命常滿找孖吉回來幫忙,我相信一定可以把魏沖一黨一網打盡!」
  「這、這怎麼行呢?這樣危險的事怎能都推在巧兒身上?」蒲老爺怪責松齡。
    「爹啊,別賭氣了,這是唯一的方法啊!巧兒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。」
  「哼!現在是誰在賭氣?」
  眾人又沉默了一會。
    「咦?這位是?」大家開始留意到松齡身後的「美男子」。
  「我是,我是..」
    「令狐公子是從外地內找我們做生意的,只是、只是現在畫坊出了事,只好把他先安置再家中。」小翠的說話被松齡打斷了。
  「令狐公子,真是過意不去,只是蒲家畫坊暫時也不能再做生意了。就請你先待在寒舍吧。」蒲老爺道:「松齡,你就先領他到客房吧。」
  
  松齡領小翠走過那長長的迴廊。
  「蒲公子,怎麼你又說謊啦?說我是你的好友不就行了嗎?」小翠問曰。
  「不行啊,現在家中出了這麼大的問題,如果我說妳是我的朋友,爹又一定借題發揮,罵我只顧遊樂,對家事漠不關心。」
  「你倆的父子關係還真令人搞不清楚啊。」
  「妳跟妳爺爺就不會有衝突嗎?」
  「沒有啊,爺爺總是會讓我去做我想做的事。只是最近他都不想我下山找你玩,幸好我聰明,懂得偷走,嘻!.....糟了,漏了口風。」
  「原來妳這傢伙是偷偷走入關的!趕快回去吧!妳爺爺會擔心妳啊!」松齡一臉認真。
  「不用怕啦!有你保護我嘛,這樣爺爺就不會擔心,嘻!」小翠說罷便跑入客房,關上門,從房內大叫:「晚安啦,蒲公子。」
   「唉,這傢伙。」松齡笑著搖頭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30 16:40:05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本帖最后由 fala5201314 于 2010-7-31 00:32 编辑

快要進入 序章的高潮了對!現在還在序章...寫小說真辛苦
  
   (十)
   松齡躺在床上,不能入睡,只因他還有事想不通。
  「總覺得舅父舅母神態有異,不知是否有事相暪。」
  「唉!我又怎能懷疑自己的家人呢?」
   最近的事已經讓松齡很煩惱,他開始不知什麼是真,什麼是假,什麼是對,什麼是錯。
  「或許父親說得對,我真的不應該讓巧兒冒險。」
   也許事件真的來得太突然,由鄭忠邦上任山東布政司短短三個月時間,在松齡身邊的一切也起了很大的變化。魏沖的出現、與父親之間的矛盾、柳心妍一案、畫坊被封,四件事都告訴松齡「官」並不好惹。
   有誰不明白這道理?只是松齡不想明白。
  松齡一直堅信正義。一直以來,正義告訴他即使要跟父親抹臉,與小人對峙也不用害怕。可是,執行正義竟使自己身邊的人與事也受到威脅。每當自己的同伴開始減少,松齡的信念也開始動搖。
  很痛苦。
   只是,已經不能回頭。

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  

  「啪啪啪!啪啪啪!」
  松齡被拍門聲吵醒了,揉揉眼睛,穿起衣服
 「誰啊?」
 「是我。」微弱的聲音差點讓松齡也聽不到。
 「是舅父嗎?」松齡打開房門,只見自鳴扶著拐仗,面無血色,很著急似的。
  自鳴一見松齡,就跪倒在地上哭了起來。
  松齡被自鳴這突然的舉動嚇呆了,想要去攙扶他,卻被一手推開。
 「出事了,松齡,你要救我們,你要救我們」
 「舅父,你的傷還沒好,先起來吧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
 「嗚嗚,是我該死,連累家人了,我對不起大家。」
 「到底怎麼了?」

点评

Sweep_Yellow  是不是柳心「妍」一案??  发表于 2010-7-31 00:18:08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30 22:40:18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   
   (十一)
   「 到底怎麼了?」
  自鳴搖搖頭,想了想,說:「一個月前,魏沖來找過我….

    當時,柏齡不在,老爺又忙著求鄭忠邦出手,畫坊的事務也交給我全權打理,就在那時候,魏沖來找我。
 「葉自鳴,畫坊生意也不錯吧。」
 「托頼,托總爺的福,生意也不錯。」
 「有興趣來個交易嗎?」
 「呃?」
 「一個月後,我有宗大買賣,需要一個很大的地方幫我們放置賊贓。」
 「這…」
  「不會有問題的,只是借畫坊一會兒,事成後保證不會待薄你。」
 「….」
  「還是不相信我嗎?要不這樣,我可以先放了在牢中的蒲柏齡。」
 他果然放了柏齡,我見有利可圖,而且知道他是鄭大人的親信,不敢開罪他,所以我便答應了。想不到他竟然出爾反爾,不但抓了我,還想入罪蒲家。
 「魏沖!你居然騙我?」
 「只因你自己太笨。」魏沖獰笑著:「你最好別吵,這案要是查出來,你也是同謀。」
 「魏沖,你最好安安份份,鄭大人與我家老爺是深交,你最好不要亂來,不然你也沒多少好處。」
 「哼,這件案鄭大人才是主謀,我看你們可以往那告狀。」
 「呸!我才不信。」
 「信不信由你。」
  魏沖一劍插入我的肚皮
 「啊!痛..」我摸著自己的肚呻吟。
 「放心,這刀死不了。」
 「嗚,總爺,我不想死。放過我吧,放過我吧!」
 「不想死嗎?有條件的。」
 「總爺,只要不用死,我什麼也願做。」
 「我現在放你回家,但你必須跟我滙報蒲家每位的情況,特別是蒲松齡,這小子很狡猾。」
 「知…知道了。」
 「葉自鳴,別想把事情說出來,不要忘記你有把柄在我手。」
 

  「啪!」松齡大力拍了一下桌子,他想不到身邊的家人竟然真的出賣大家。
 「舅父!舅父!你怎可以這樣做?你沒有真的向魏沖說出我們的計劃吧?這樣巧兒就有危險啦!」
 「我沒有…..但你舅母有。」
 「唉,你倆真不分輕重,這下糟了,我必須告訴大家,然後報官。」
  松齡轉身便要跑出房間,卻被自鳴抽著後腿。
 「不、不要,不要告訴大家,不要報官,不然我就死定了。」
 「快點放手啊,巧兒一定出事啦,不然你想我怎麼樣?」
 「我也知道,你以為我不擔心嗎?你舅母昨夜去畫坊找魏沖,怎料三更也沒回來,看來我又中了魏沖的計。」
 「你們倆真麻煩,這分明是魏沖設的局!」松齡無可奈何,道:「唯今之計,只好到到畫坊博一博,我相信巧兒、舅母、魏沖都在那兒等著我。」
 「松齡,感激不盡。」自鳴破涕為笑。

点评

momoamos  法拉跟老薜高調拍拖太轟動了,完全把這個忘掉x__x  发表于 2010-7-31 08:59:46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法学士

新蒲松齡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8
法币
923
最后登录
2010-11-17
注册时间
2010-7-7
帖子
508
积分
732
UID
10624
发表于 2010-7-31 00:33:50 |显示全部楼层
法拉微博
回复 fala5201314 的帖子


    已更正,謝謝Sweep_Yellow

点评

Sweep_Yellow  這帖重點是找錯處, 哈哈  发表于 2010-7-31 00:49:38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Archiver|FCFC

GMT+8, 2024-5-27 20:26 , Processed in 0.093942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